文:奧美廣告創意總監 龔大中

 

在我唸小學時的某一天,媽媽的收音機傳出一個蒼涼沙啞的聲音,他娓娓唱著,簡單的旋律和歌詞,卻承載著對小朋友來說無法承受的悲傷。我不記得有沒有哭了,但是那個下午我就跟小我兩歲的妹妹說,我聽到一首歌,叫做<亞細亞的孤兒>,裡頭那個孤兒好可憐喔,他在風中哭泣,他的臉上有污泥,他的眼中有恐懼,沒有人要跟他玩遊戲, 每個人都要搶他的玩具,好多人想幫他解決問題,卻都只能在深夜嘆息,偷偷流眼淚…。不知道那個孤兒是誰耶,真的好可憐喔...我還跟妹妹說,爸爸媽媽好愛我們,我們要好好珍惜現在幸福的生活…。然後,我就長大了。不記得是唸高中時的哪一天,我再次聽到羅大佑唱著<亞細亞的孤兒>,紅色的污泥、白色的恐懼、不平等的遊戲、人人想搶的玩具還有解不開的問題…越聽越不對勁,靠北,那個超可憐的孤兒,原來就是我-台灣人,每一個都是,連我妹也是。我反覆地聆聽,跟著哼唱,簡單的旋律和歌詞, 卻承載著連大人也無法承受的悲傷(不過那時所謂的大人,也只不過是青春期自以為是大人的大人)。那是我第一次,清楚地,殘酷地,甚至勇敢地,去意識並且面對自己悲慘不幸的身世。

 

羅大佑告訴我們,也讓我們自己發現,我們在一個被精心建造的美好溫室裡成長,但是在肥沃的泥土表面下頭,我們的種子,我們的根,卻藏著滿滿的, 無法抹滅的悲傷基因。直到今天,我們的身世,那解不開的難題,依然荒謬無理地強壓主宰我們的命運, 而我們,也只能粉飾太平地過著看似幸福的生活,然後在深夜裡唱那首著悲傷的歌曲。

superba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